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旅游 > 文化遗产

盛放·非遗|走近赞皇洪拳随手门
发布时间:2020-04-2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石家庄日报        【字体: 】      打印
 
盛放·非遗
赞皇县武昌村的村民自古至今练武习武,和平之时强身健体,战争时期上阵杀敌。其武术套路中,有陈氏太极、杨氏太极、洪拳、青拳,但他们的拿手好戏则是洪拳的随手门,在赞皇县及周边享有盛誉。这个古老的武术门派,随着历史的变迁,在今天愈发露出其刚美的风采。

 
“洪拳随手门”的师兄弟们一起切磋武艺。 
 
“诸艺之源”数洪拳
赞皇县武昌村位于县城西南6公里。《赞皇县志》记载,武昌村旧有武安君庙,是为纪念战国时期赵国大将李牧修建的。
该村李姓为主要姓氏,相传为李牧的后人。人们为纪念李牧,把村子定名为“武昌”,意谓武安君李氏家族世代繁荣昌盛。
武昌村的村民个个尚武,其武术套路中,有陈氏太极、杨氏太极、洪拳、青拳,但洪拳的随手门他们最为擅长。
洪拳为宋太祖赵匡胤所创,称作太祖拳。到明太祖朱元璋时,推广太祖拳,因明太祖朱元璋的年号为“洪武”,故后世反清复明义士则将此拳称为“太祖洪拳”,简称洪拳。
洪拳后来成为少林武功的基础拳。凡练少林拳术、器械、短打、技击者,都从洪拳起手,因此素有“洪拳为诸艺之源”之称。
赞皇武昌村的洪拳随手门,是从广平府(今邯郸市永年县)传至任县李逢元,李逢元在清代光绪年间从任县来至赞皇许亭,把洪拳随手门和青拳传给了许亭杜宗年。
杜宗年把此拳传给武昌村的张合琴和白建信,白建信和张合琴又把它传给了白玉堂、冯爱国、张喜贵,至今已传承了36代,入选石家庄市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 
“洪拳随手门”的代表性传承人冯爱国在枣园里习武。
 
武术套路有讲究
年近70岁的冯爱国是洪拳随手门第35代传人。他12岁时投师洪拳随手门第34代传人白建信学习拳法,1994年赞皇县成立武术协会时,他任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,如今任武昌武术队武师。
冯爱国介绍,洪拳随手门的基本套路是“三趟拳”。第一趟拳为全锤,共分八式;第二趟拳为散手,也分八式;第三趟拳为中拳,共分十五式。
“洪拳随手门使用的主要器械,一是六合枪与子龙枪,二是飞凤剑,三是老架小刀、春秋刀(被演化成了春秋铲)。”冯爱国介绍,子龙枪共分乌龙翘首、上杆、颠枪、跳步扎枪、翻身扎、归角摔枪、拧三枪打杆扎、兹剪、撤步抡枪等十式;飞凤剑有七剑、十三剑、二十四剑剑式之分,七剑剑式是起式、上云剑、砍刺、一马跳剑、回身马步砍、转身下劈、收式;对练有空手夺叉、片刀(又名破四趟串子)等。
洪拳随手门还有破敌诀:临阵对敌之时,要心如止水,神入虚无,心止神定,神定气闲,意止身停,无色无相,无懈可击,无隙可寻,待敌先动,动必有绽,漏洞一现,一击而中。“诚所谓彼不动,我不动;彼一动,我先动,一招制敌也。”冯爱国说。

 
冯爱国和师弟切磋“洪拳随手门”的技艺。
 
代代传承须尽心
从小热爱武术的冯爱国,投身白建信门下学习洪拳随手门拳法,认真向师傅讨教洪拳随手门的每一句要领、每个动作的攻防含义。
每练完一套拳,都累得汗流浃背,但他觉得浑身轻松、精力旺盛,干什么活都觉得有精神,有一种使不完的力气。
“我从小就坚持每天扎马步、站桩一个小时,以手化刀,每晚练习砍砖300次。”冯爱国练就了一身硬功夫,深得师父喜爱。
冯爱国通晓青拳、洪拳、少林拳、义和拳、霸王拳、形意拳、梅花拳、太极拳等多种拳法,他把各种拳法汇总起来编成了拳谱。
1993年,赞皇县成立武术协会,冯爱国被评选为副理事长兼秘书长。他不遗余力地传承洪拳随手门技艺,几十年来,共收百余名徒弟,将洪拳随手门这一几近失传的武术门派套路拳术传承下来。
据了解,洪拳随手门是中国古代武术拳法中一个重要的武术门派,具有十分深厚的历史价值、武术价值和体育价值。
但在河北省境内,习练传承此项武术的地方已经不多见,只在赞皇许亭、大河道和武昌等村尚有,而武昌村则组织健全,习练人员有30多人。
冯爱国说,他们这一代传承人年龄已经大了,虽然第36代传承人的技艺尚需成熟完善,但将洪拳随手门传承下去没有问题,“希望这个古老的武术门派能在年轻一代的手里发扬光大。”